• [雷平阳]巨石上的曼糯山(2)

    作者: 雷平阳
    字体:
    时间:2019-08-16
    来源: 文艺报
    关注:12100

         JJJ新疆文学网

    勐往,《勐海县志》云:“傣语地名,意为湖泊变成的平坝。”岩迈告诉我,应该是“湖泊变成的长满了稗子的平坝”更贴切。在布朗人的精神史上,平坝出现之前的湖泊是一座巨大的鱼塘,人们以捕鱼为生。某一天,释迦牟尼从此路过,见人们在与大风大浪的湖泊的搏斗过程中总是处于劣势,生活品质极其低下,便用手杖击破了北岸上高耸的山脉,让湖水流入了澜沧江,在人们面前呈现出了一片金色的土地,而且,这片土地上长满了稗子。那金色土地的旁边,高高的山峰名为曼糯,上面长满了古老的茶树。在我们立于茶树林间,眺望带状的勐往平坝时,岩迈神秘地告诉我:“看到这些茶树,释迦牟尼非常开心地笑了,并悄悄告诉我们布朗族的祖先:你们就住到那茶树生长的地方去吧!于是,我们布朗族人就一直住在曼糯山上,把长稗子的平坝留给了傣族人!”JJJ新疆文学网

    古老的茶树长满了金叶子,布朗族人可以依靠它们繁衍生息,可他们的祖先在辟世之初未必知道,在分配应许之地时释迦牟尼其实一点也没有偏心。那些交付给傣族乃至阿卡人的长满稗子的土地,后来孕育出来的东方稻作文明,其给人类的贡献甚至远大于茶叶文明。所谓“稗子”,乃是目前世界上硕果仅存的原生稻,化石级的稻谷。肥沃丰饶的勐往坝子经历了长期的精耕细作,“稗子”显然已经很少见了,可在勐往一个名叫“野谷塘”的地方,却有着一个面积三千亩的国家级“勐往野生稻保护区”,密林中、湿地里、山坡上,到处生长着药用野生稻和疣粒野生稻,其崇高的科学价值、人文地位和生态人类学意义,使之一直是相关领域内无数学者心目中的圣地。简化来说,当河姆渡、良渚、屈家岭、石峡和龙山等古老的稻作遗址,只能通过显微镜从炭化米中去寻找野生稻的 DNA,并以遗传学的方法论去鉴别稻谷细胞质内叶绿体的遗传因子DNA的酶切片中籼稻和粳稻之间的差异,进而继续向时间的上游去搜索两种稻物的祖先时,在西双版纳的照叶林中,在勐往的鱼塘边上,经过了无数次进化与杂交的稻谷的祖先们,还在以最古老的血统生生不息地繁衍着,每一根幼苗坡土,天生就拥有着祖先的身份。JJJ新疆文学网

    稻作起源学,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稻作研究家渡部忠世根据野生稻的分布,水稻的原始品种和籼稻、粳稻的分化、演变,糯稻栽培圈和原始农耕圈的关系,推论出“籼稻和粳稻以及其他种类的稻米都起源于阿萨姆·云南地带”。他认为稻作由此向长江中下游传播,最后传到日本。往南经红河、湄公河和萨尔温江河谷传至东南亚;往西经布拉马普特河传到印度。其学说与佐佐木高明的“照叶树林文化论”互相映照,成为当时日本文化寻根热潮中的显学,云南特别是西双版纳一带也因此成为日本众多文化学者魂牵梦萦的文化源头。为了确认野生稻的种类及其分布,观察其变种,并了解自古以来栽培稻品种的性质,198211月上旬,佐佐木高明、渡部忠世、藤井知昭、田边繁治、矢泽进、高桥彻和周达生等人前往西双版纳进行了短期的田野调查。因各种因素的限制,他们一行只能在景洪周边地区进行实地调查,但还是在南糯山半坡村和景洪曼广龙村的山坡上、路边上、水路中和水田里发现了疣状野生稻和普通野生稻的身影,还在南糯山一户哈尼人家的粮仓中发现了水旱未分化的冷山谷稻种。由此,渡部忠世更加坚信了自己学说的正确性,并在南方丝绸之路、茶马之路、海上陶瓷之路等东亚文明走廊概念之外,提出了“稻米之路”这一概念。当然,也就是在他们为继续夯实“稻米起源于阿萨姆·云南地带”学说基础而奔走的同时,他们的学说被中国学者严文明和王在德,乃至日本学者佐藤洋一郎和藤原宏志等人的研究成果推翻了。同样是1982年,《农业考古》杂志发表了严文明教授《中国稻作农业的起源》一文,他认为稻作文明的源头是河姆渡,并且不可质疑。其他中日学者均以河姆渡稻作遗址的诸多研究作为佐证,一场公案渐渐归于平息。人们也又一次趋同于稻作文明由长江中下游反向传播和向四周传播的观点,而视西双版纳的原生稻为活化石,并非文明之源。JJJ新疆文学网

    汽车在勐往坝子无边无际的甘蔗林中行驶,与勐往农经站负责人李金平聊天时,我提到了一个观点:河姆渡稻作文明找不到鲜活的野生稻标本作为古老文明的塔基,远在天边的勐往野谷塘却藏匿着众多的文明的母体,这说明了几个问题:一是这天边的土地仍然如岩迈所言,处于创世之初庄严的模样,文明的大江大河还没有彻底毁灭它们的源头;二是当延伸至极端乃至迷失的文明,必须前往勐往这样的地方来寻找自己的魂魄时,也许我们只能用释迦牟尼来应对一切;三是勐往乃至整个雨林地区在错失诸多文明的发展机遇之后,如果又一轮的文明的崛起需要付出犁庭扫穴的代价,我们能否守住这神赐的乐土并同时能与时间同步?JJJ新疆文学网

    汽车驶离平坝,开始沿盘山路奔向云朵。车窗外昔日生长茶树的山丘,被一片片橡胶林所取代。富有戏剧性的是,几年来国际国内橡胶市场价格雪崩,众多的橡胶林主人割胶之时,树身上流出的是自己白色的血液,而茶叶价格却鬼使神差般一路走高,古树的、环保的普洱茶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绿叶径。JJJ新疆文学网

    JJJ新疆文学网

    一辆运载钢筋的卡车开上山来,其沉重、猛烈的引擎声,在午后曼糯大寨的乡村公路上就像饿虎的咆哮。山西诗人石头、岩迈和我等一行人,受不了它在身后的追随,索性走上一条分岔的草径,弓腰朝着山里行去。除了芭蕉和少部分乔木还泛着绿色,山坡上已是枯草和灰色玉米叶的王国。古茶树没有想象中那么状如密林,它们身上长着苔藓和石斛,零零星星地散布在向阳的洼地或斜坡上。香樟、榉木、栗树穿插其间,感觉就是盘腿而坐的罗汉群里多出来了一些站立的道士。JJJ新疆文学网

    山上是清静的,就我们几个人。坡地上那些人们留下的痕迹,石砌的沟沿,树干上的刀口,人工挖出的无用的大土坑、丢弃的矿泉水瓶……也是清静的,其突兀的本质已经融入了河山变异的人类的单向运动之中。荒芜,孤悬,处女地,乌托邦换身为异托邦,异托邦又沉沦为习以为常的人人得而诛之的热土。无论你有着怎样的出世之姿,有着怎样的铁石心肠,你都很难无视人们对一片净土的剥皮抽筋和毫无节制的榨取,所以,当你发现那轻微的人与山峰之间的擦痕,人因为劳作的艰辛而对土地报以的一出出小小的恶作剧,你肯定不会站在河山雄阔的立场上对人们进行偏执的审判。一切都是清静的,当我们坐在枯草丛里向下眺望勐往平坝上待收的甘蔗林、反光的池塘与房顶、乡村公路上飞奔的车辆时,进入眼帘的万事万物也是清静的。包括头顶上的云朵,耳畔与芭蕉叶上若有若无的风,烈日与流水,洞穴与高丘。JJJ新疆文学网

    我曾经到过北方、江南和沿海地区不少的小镇。在这些小镇所印制的地方性文字读物中,无一例外会列数它们史上文治武功的风流人物、风云际会的史诗性舞台和笔墨反复点染的自然奇观,目的均是为了将一个小地方扩充为时间的故宫或重现小镇往昔一瞬即逝的某个神迹,自满与自傲的文字中间有肃穆、庄严的精神史,但往往又尘土飞扬,处处结了蛛网,腐朽的气息迷雾一样弥漫着,升腾着,对应着现实世界中无处不在的平庸与低俗。在使用文字的过程中,人们一方面破旧立新,敢于与天斗与地斗,孔庙遗址上建宾馆,祖坟之地修社区,另一方面又拒绝赞美这一切海市蜃楼般的物质天堂,频频转过身去,让灵魂回归农耕文明时代的不复存在的古老家园。热爱的,就是鄙视的;拆除的,就是珍怜的,人们置身在了一座座自己与自己决斗的广场上,深渊里。但是,无论那些文字如何的虚拟与粉饰,人们记忆中那一个个天堂里的小镇,作为历史中枢的小镇,再也不可能因为仿古建筑业的勃兴而恍兮惚兮地拔地而起。拆除即终止,倒塌即消失,因为人们早已魂不附体,所作所为皆是灾难性的梦游与自焚。JJJ新疆文学网

    顺着岩迈指示的方位,在阳光与云朵交织的景象中,我和石头隐隐约约地看见了曼糯山中和山外三条闪光的河流。曼糯山与澜沧山之间的那条名叫“南点河”,释迦牟尼用手杖疏通的河流,坝区里那条名叫“南往河”,释迦牟尼种满稗子的河流;我们正在前往的、已经听得见水声的这条名叫“南叫河”,最宝贵的水,是从释迦牟尼脚趾间流出来的河流。小说家苏童在一次论坛上说我是“狂热的地方主义者”,我欣然接受了这一对我的戏谑性的角色定位,尤其是在此时此刻,当我置身在这样的三条河流之间,感觉自己进入了那四条河流护卫的天堂。南无阿弥陀佛。岩迈不需要撕裂自身就安身立命于现在与过去融通的茶树林中。南无阿弥陀佛。我和石头不需要去陈述性的文字中间寻找镇静剂,就可以看见未来的时空里已经高悬着无数诱人的发光体。JJJ新疆文学网

    我们气喘如牛,要去拜访的就是南叫河。它在一条整体山脉突然凹陷进而形成的幽森的山峡中。山峡两边的坡地像一本静谧地翻开的经卷,朝南的页面上耸立着巨石,一棵棵麻栗树、大青树伸着曲曲弯弯的苍老枝条,朝面的页面则已改造成台地,秋收之后,稼穑退隐,杂草和长着白穗的山茅草显示着土地未经改造前的面貌。河面的闪光点断断续续,大部分的空间被山茅草、构树和藤蔓所遮掩。那偶然形成的小瀑布,远远望去,像谁家娇野的媳妇在山涧中洗衣晾晒在岩石上的被单或白裙。我们看见了河流,可这一箭之远的距离,在沟壑间上下起伏,行走起来是如此的遥远,甚至多次偏离了方向。这正如曼糯山上原来信仰原始宗教的布朗人,当他们的祖先在天地之间塑造出了八十多个鬼神并虔心敬拜之时,小乘佛教却给他们的祖先带来了让鬼神遁迹的另外的光,而他们的祖先也欣然地接受了这“文明的宗教”,自明朝中后期开始建庙、赕佛,把本来由原生诸神和众鬼掌管的万物心悦诚服地敬献给释迦牟尼,痴迷地朝着光源处匍匐行进,历经了数百年的往生、超度与再生,他们的祖先以及他们以为自己就此生老病死在了人类梦想的终极之处,生命永远隶属于通往释迦牟尼的那一条小径。然而,那一场文化浩劫并没有漏掉这片山野,寺庙被拆毁了,老佛爷还俗了,菩萨被扔到了密林的深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徘徊在通往寺庙的那一条条小径上。是继续向推倒的菩萨垂首?还是将统称为“代袜么·代袜那”的山神、水神、棉神、火神、寨神、木神、鬼神、谷神、保护神、天神、猎神、船神的路神等众善之神一一请回?1995年,有几个人从四川和贵州来到了曼糯山上,带来了即将洪水滔天的世界末日的厄讯,也带来了耶稣将派直升机来将人们接到天堂去的喜讯。当时曼糯大寨九十户左右的人家都在徘徊之中抽身相信了厄讯与喜讯,因为有“兄弟姐妹”帮忙干活,人们将所有的家畜、农具和粮食都卖了,加入了世界末日前的狂欢并静候着蓝色天空里飞来一只只天堂鸟……JJJ新疆文学网

    直升机并没有从天而降,上帝在这种以其之名而展开的带有迷信与幻觉色彩的宗教行动面前始终保持了沉默。所以,随着那几位“传教士”作鸟兽散,像做了一场美梦,人们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仍然是环绕山峰的三条河流和释迦牟尼应许他们的一片片茶园。JJJ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
    凯时百家乐 利来老牌网站 凯发国际娱乐是真的吗,凯发国际娱乐平台网址,凯发k8官网 国际利来,老牌利来国际,w66利来最新登录地址 博天堂旗舰厅,博天堂ag旗舰下载,博天堂AG旗舰厅手机版 博天堂网址 凯时百家乐 亚美娱乐app下载,亚美优惠多一点,亚美优惠永远多一些 百家乐凯时娱乐,凯时百家樂下载,凯时百家乐 凯发官方,K8觊发,凯发k8网站 w66利来最新登录地址 利来老牌w66,利来w66官网,利来官方网站w66利来 凯时百家乐,百家乐凯时娱乐,凯时kb88 ag官方app下载,Ag环亚下载,AG娱乐app平台下载 ag官方app下载,Ag环亚下载,AG娱乐app平台下载 凯时在线注册,kb88凯时在线平台,kb88凯时官网登录 凯时百家乐 利来老牌网站 利来最老的品牌 www.918.com,918博天堂,918博天堂app官网下载 利来国际w66,利来老牌w66,利来最给利老牌